协会商会去行政化须迈“三道坎”

资料来源:《经济日报》

从改革的进展来看,尚未完成脱钩改革的商会面临着许多历史遗留问题和所涉问题的复杂性。他们必须从根本上切断商会和行政机关之间的利益链,决心在“最后一公里”的去行政化过程中割腕跨越“三大障碍”。

优化商业环境,关键在于转变政府职能,核心是深化“放松管制”改革。在这个过程中,能否走出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的“最后一公里”,直接关系到商业环境建设的成效。为此,最近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部署了商会的去行政化。一方面,在制定与市场主体生产经营活动密切相关的法律、法规和行政规范性文件时,应当按照规定听取市场主体和行业协会、商会的意见。另一方面,强调协会、商会和中介服务机构应依法对非法评估和认证以及强迫市场参与者接受中介服务承担责任。

近年来,中央政府一再提出协会和商会的去行政化问题,强调“放松管制”需要效率,“监管”需要公平。事实上,自2015年7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办公厅发布《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规划》以来,脱钩试点已分三批实施,并取得了积极成果。今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中央组织部等10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全面推进行业协会与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脱钩改革的实施意见》,要求按照“脱一切、脱一切”的原则,全面推进脱钩改革,到2020年底基本完成。

从宣布脱钩总体计划到分批启动试点项目,再到全面实施该计划,协会商会的去行政化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据统计,在795个国家贸易协会和商会中,422个已经完成脱钩改革,其余373个也制定了时间表和路线图,并将在2020年底基本完成脱钩工作。来自第三方的评估显示,超过70%的协会和商会认为,脱钩后,它们拥有了更多的自主权,减少了限制,解放了手脚,激发了活力,进一步发展了自身的优势和功能。

但是,从改革的进展来看,已经完成脱钩改革的协会和商会主要分布在工业、体育、文化、农业等领域,而尚未完成脱钩改革的协会和商会大多面临着历史遗留的诸多问题,涉及复杂的方面和其他困难。为了全面完成脱钩改革的任务,有必要切断协会、商会和行政机关之间的利益链,下定决心要砍断他们的手腕,跨过去行政化“最后一公里”的“三个障碍”。

一是跨越“生存门槛”。商会过去长期以行政方式运作,但脱钩后短期内可能仍难以适应。为了培育和支持其健康发展,有必要进一步增强商会的“造血”能力,增强其依法生存和发展的能力。在这方面,我们应完善过渡性支持政策,积极协调和解决其发展问题,并通过增加政府购买服务等措施帮助其实现平稳过渡。

第二是跨越“发展门槛”。脱钩后,商会成为依法成立、独立组织、服务型、治理规范、行为自律的社会组织。商会的服务目标已经从政府导向转向更广阔的市场,更好地服务于企业和行业的发展。同时,协会商会也可以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参与行业立法、规划、标准制定、数据统计、评估和信用体系建设等工作,实现服务宏观调控和行业管理的更大发展。

第三是跨过“管道隔离屏障”。脱钩并不意味着“放松管制”。一方面,有关部门必须进一步加强党建、登记管理、资产监管、收费管理、行业指导和管理、信用监管等。,通过一揽子制度安排,完善商会的综合监管体系。另一方面,协会商会应处理好新旧职能的衔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完善以章程为核心的内部管理制度,加强会员监管和信息披露,引进优秀人才和先进技术,不断提高专业水平和服务能力。

当然,脱钩改革的根本目的是通过去行政化澄清政府和市场之间的界限,以便更多的协会和商会在“断奶”后能走得更远、更稳定。可以预见,随着改革的深入,商会将在为政府部门提供咨询、服务企业发展、优化资源配置、创新社会治理等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资料来源:经济日报,作者:顾阳)

三分快三官网 足球外围 广西快乐十分 甘肃11选5投注

上一篇:国庆节前蔡奇陈吉宁李伟吉林登门看望老干部老党员 下一篇:刘备死前留一锦囊,诸葛亮有野心也无法篡位,却在8年后坑惨蜀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