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全国传唱的这首歌源于大连

“我和我的祖国”海报本版图片均为数据图片。

我仍然记得今年年初,商场、学校、机场...每个人都让这首歌“我和我的祖国”以“闪光”的方式传遍中国。这首歌的作者和作曲家都是真正的大连人——张莉和秦咏诚。

作词人张莉1932年出生在大连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在日本殖民统治下,他经常受到羞辱和惊吓。有一次他差点被日本士兵杀死,所以当他听到“日本鬼子”这个词时,他大声哭了起来。当我12岁的时候,我的家庭走到了中间,然后我在大连第一中学学习。张莉的哥哥学习音乐。他经常听他哥哥的音乐理论,一起听留声机,还学会了读五线谱和弹钢琴。13岁时,他在《中苏友谊》杂志上发表了一篇作品,讲述了苏联红军营救中国女孩的故事。

作曲家秦咏诚的家庭没有音乐背景,他从学校的小型管弦乐队中获得音乐启蒙。他才华横溢,进步很快。在后来对合奏团的考察中,他用《贝叶钢琴基础教程》说服了剧团团长,踏上了革命之路,开始了他的艺术之旅。

1948年,张莉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一名文学战士。他进入东北鲁迅文学艺术学院(现沈阳音乐学院)学习。他是歌剧《白毛女》的主唱。今年,秦咏诚被接纳为工艺美术组的成员。他有几个职位。他以女中音的身份客串演出。他还在《绿达日报》上发表了自己的首歌《捕捉害虫》。两位天才学者的艺术生活正在慢慢展开,很快就会见面。

1950年,张莉从艺鹭毕业后留在学校,度过了一段美好快乐的时光。两年后,秦咏诚也进入了这位艺术家的摇篮,在东北艺鹭音乐系学习作曲。1957年,25岁的张莉被打成右派,在审查和权力下放的过程中挣扎求生。甚至他的作品也有20年没有签名了。然而,生活往往黑暗中有光明。他和秦咏诚合作创作了第一首歌《向左走》,这首歌为未来的伟大创造播下了种子。

1962年,秦咏诚创作了小提琴独奏《海滨印石》,表达了他对家乡大连的思念。这首曲子甚至上了外国电台,音乐专业的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地听着。也许是大海的爱弥漫在旋律中,让张莉想起了他的乡愁。这首歌已经在他的脑海里萦绕了很长时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1978年12月,张莉恢复了名誉。他再三犹豫,决定来北京实现自己的梦想。他选择调到北京中央民族管弦乐团,日夜创作数百首歌词,但没有一首能大声演唱。这个善良的人曾经建议他,如果他不能写歌词,他会写一些诗并在报纸上发表,否则他将不得不赚些钱来养家。但是不相信邪恶的张莉变得固执己见。庄稼不会年年收割和种植。他已经决定走这条路了!这段时间的创作使他出版了300多首歌词集《湘的思潮》

他写得越多,张莉就越记得十多年前秦咏诚的诗《海滨印石》。最后,在1984年的一天,他打电话给老乡,“我非常喜欢你的诗《海滨印石》,想为它写歌词,但这是器乐。填充物不好。你能再写一首同样情调的诗吗?”兴奋之余,他邀请秦咏诚到他家吃饭。见面后,两人开始思考旋律。根据张莉的观点,“有两种不同的曲调,所以群众不能唱”。

秦咏诚把原来的上升曲调改为下降曲调。出乎意料的是,这一变化使他立刻找到了主旋律。不到20分钟,一首音乐诞生了!这时,张莉在创作中再次表现出他的沉着和宽容。他不怕吃饭迟到。他不急着写歌词,而是把这首曲子放在口袋里半年。

1984年中秋节,张莉去了广西,在路上一直想着话,所以他没有注意到烟头在枕边烧了一个洞。当他到达广西天门山招待所时,第二天早上他起得很早,打开窗户,看到到处都是绿色。一座巍峨的山迎接了他。静静流淌在山下的河流是如此美丽,以至于他立刻被发电所激励。他写下了这首已经唱了30多年的歌的歌词:“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离。无论我去哪里,我都会唱一首赞美诗。我唱每座山,唱每条河……”

那天晚上,张莉在兄弟会第一次背诵了这个词。这话一说,他的眼睛就先红了!“我和我的祖国”是张莉的“厚积薄发”。它承载着他饱经风霜和对祖国深深的爱。他把对这片土地的依恋变成了一个充满诗意、为中国人所熟悉的场景:炊烟袅袅,小村庄和同样的道路。我最亲爱的祖国,我将永远紧紧抓住你的心,你将用你母亲的脉搏告诉我。然而,歌词最令人惊奇的部分是第二部分。整段用“海”和“喷雾”的比喻来表达个人与祖国的关系。这首来自“海滨印石”的歌曲的这一部分的诞生与两位词作者对大连的记忆是分不开的吗?

我和我的祖国就像大海和浪花。海浪是大海的红色之子。大海是波浪的支撑。每当大海微笑,我就是笑声的漩涡。我分享大海的悲伤和快乐。我最亲爱的祖国,你是永不干涸的大海。你将永远给我清晰的蓝色波浪和我心中的歌。

秦咏诚和张莉找到了歌手李谷一。这首充满激情的歌曲的歌词立刻打动了她。她说,“我和我的祖国可以流通!”正如李家一所说,从那时起,“我的祖国和我”在中国的每一座山和每一条河中都歌唱。它跟随中国人民的脚步,在国外歌唱,成为每个中国儿女最动人的声音!

写《我和我的祖国》的张莉那时已经52岁了。他没有停止创作。相反,生成显示了源源不断的激情。他的作品如《山不转水》、《树篱的影子》、《命运不是起锚机》、《不能这样生活》随着电视剧一起涌入了成千上万的家庭。1990年,一首在全国演唱的“亚洲英雄”成为北京亚运会最感人的记忆之一。“我们在亚洲,山是高高的头,而我们在亚洲,河流像血液一样流淌……”

张莉可以说是一个“词作者”。他不强调食物和衣服,也没有其他爱好。他痴迷于写歌词。他说,他心里经常有“五个困难”,那就是“因为不新鲜、不真实、不宽、不深、不深而无法明说”。他强调他的“歌词是生活中写的”。晚年成名的何鸿燊、乔宇和颜肃被称为汉语世界的“三驾马车”,绝非偶然。这是他刻苦训练“两句三年,一唱两泪”的结果。

与此同时,秦咏诚有一个故事要讲。1963年,29岁的他写了《海滨印石》后不久,就写了声乐协奏曲《海盐》,这是中国的第一部声乐协奏曲。当它被表演时,它在音乐界引起了震动,他的第二个儿子被命名为“海燕”。

这个与《海燕》杂志同名的有趣故事并非完全偶然。也许,不管大连人去哪里,他们总是想着家乡的海滨、海风和海盐。

现在,张莉和秦咏诚都去世了,但他们留下的作品将永远伴随着祖国的繁荣和海内外广大同胞的心。心中有祖国和人民的艺术家永远不会被祖国和人民遗忘!

据《海盐文学月刊》报道

黄金城 内蒙古快3投注 幸运农场购买

上一篇:赵宇:战关岛国足将穿红色战袍 天河中心会是一种颜色 下一篇:iPhone 11系列首发预售情况:京东预售量增长480%,